<
>

推荐课程

查看所有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作品 > 佳作推荐 > 教师作品 > 正文
教师作品

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

时间:2014-07-28 09:32:09上传者:国思访问:

  林老师

  醒来时,已是中午。

  拉开窗帘,光线如潮水涌入,卧室陡然明亮,把残留的梦一并击散。天空,阴沉沉的。再一细看,却见对面公园,成了白皑皑的世界。塔松们顶着一头白发,灌木们两鬓苍苍,草地一例白被铺就,而高高在上的树木们,在零星飘落的雪花中,晾晒自己雪白的骨架。平日里,对窗连绵起伏的西山,此刻,已消失在一片灰蒙里。

  到客厅,听妻子说起,女儿早上跟着姥爷,到下边小区的风雪世界里走了一圈。她的眼睛里满是新奇。此刻,她正坐在学步车里,对着窗外的雪花依依呀呀。是的,下雪,对很多眼睛来说,都是意外之喜。女儿刚满一岁,初逢下雪,自是一种别样的惊奇。我也曾如她一般,只是,到京六年,历经风雪,已如北方人一般,有了对待风雪时的那份淡定。

  记得初到京时,住在北邮边上的人教厂小区里。下雪的那天,我活像一个领受心爱礼物的孩子一样,默默地站在临街的窗口,看着围墙、树木、屋顶、窗沿,路边,渐渐变白,竟幸福得流泪。仅仅一场小雪,却让我无限满足。披上厚衣服,围上围巾,戴上帽子,推门而出,我的眼睛亮得像两眼水汪汪的井,能倒映出最美的身影。洁白的校园里,来来往往的行人,深像童话世界里的人物,就连路边的垃圾箱,也成了别致的小城堡。北邮的篮球场,在雪花漫舞中,失去了往日的喧闹。透过围栏的网眼,整片球场,被围出的宁静世界,正被薄薄的、恬静的雪被轻轻覆盖。我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,东张西望,西望又东张,甚至激动得有点不知所以。那样的激动,以至于在靠南的,没有多少行人的围墙边坐下来,用手掌扫雪,堆起了雪人。那时,我从未想过,这样的举动,在诸多学子眼中,是极其幼稚可笑的。年近三十的男人,对着一场薄如蝉翼的小雪,竟乐颠颠地坐在雪地上,一丝不苟地堆垒一个先天不足的雪人形象。而且,他竟然还解下围巾,摘下帽子,给雪人围上,戴上,他还坐在雪人边上,东瞧瞧,西瞧瞧,并且傻笑,陶醉得让人受不了。我还记得,从身边经过的男男女女,无不带着夸张的神情,就好像在繁华的中关村海龙大厦里,看到一个挑着担子卖菜的乡下人时的神情。仅有围墙外,路过的小男孩,指着我的雪人朝母亲大喊:“妈妈,雪人!”他眼睛里的光,有那么一刻,与我一样明亮。但随后,便被母亲喝止,训了几句,耷拉着头,默默远去。

  是的,那时的我,无疑是幼稚的,但无疑,更是幸福的!

  而今日,又是一场小雪,而我的热情,却比女儿还不及。因为,我连披衣出门的念头都不会涌起。还记得离开南方的原因,就是想把北方的苍凉,北方的大气融入到生命底里。可如今,六年的时光,使诸多北方的物象,都成了一种熟悉的记忆。时光,沉淀出了厚重,但也剥夺了我本来的新鲜感,真说不出,是一种幸福,还是不幸!

  对着雪花,坐在窗口发呆,不由得想起了《诗经》中的语句: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;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”。在两千多年前的那场风雪中,罢戍归来的征人,到底是怎样的心境?是近乡情怯,是物是人非,抑或是生死两茫茫两无依?以至于一种雪天的情绪,成了一种旷世的忧伤,以至于两千多年来的每一场雪,都要带上他的感伤。

  不由得,想起了我的故乡。当我离开时,送我的没有杨柳依依,而仅有我的老母亲,鬓角微雪的她,静静地站在门前的五角梅下,目送我离去。我无法得知,当我的背影终于消失在小巷的尽头,坚强如她,是否也会泪流不止。我又想起,后来,我短暂回乡,母亲见到我时眼睛里的喜悦,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清亮。而后,当我背起行囊,又要离开,她执意将我送到车站。她有点沉默,话并不多,只是轻轻地拉我的手,叮嘱我在北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。而后,当马达响起,透过车窗,我看到她挤出一丝微笑,一个劲地向我摆手,而后,扭头,转身。车渐行渐远,她也渐行渐远。我无法设想,在回家的那段七拐八弯的路上,我的老母亲,是否再一次泪湿衣袖。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”,杨柳多情,牵人衣襟,有太多太多的人,将它解读为与恋人分别,而此刻,我更觉得他是离开了他的母亲。山遥路远,征途漫漫,王事靡盬,何有归期。而再回头,已是白发之身。纵故乡在望,而所念之人安在?于是,雨雪霏霏,都成了无言的寂寞,无言的哀痛。

  是的,我到底不是北方人。是的,我到底也不愿成为北方人。尽管风雪就在窗外,尽管我在这个城市里成了家,立了业,不再是浪迹中的飘萍。是的,我穷其一生,也不能体会大雪对于北方的意义,我读不出瑞雪兆丰年中,那最骨子里的朴素,就像北方人,永远体会不到梅雨对我的意义。这场风雪,对于浪迹他乡的北方人而言,或许会触动更多的生长记忆。而我于风雪,却仅是个外人。风雪中,我挂念的,是在某一天,带着正在窗边凝眸的女儿,回到那片水光潋滟的稻田,以及那个月光底下,宁静的,供虫儿轻唱的小院。并轻轻告诉她,这里是南方!这里就是故乡。

  每个人的心头,都有一个故乡。每一个故乡,都有属于自己的意象。此刻,窗外诸多的意象点点似杨花飘扬,而我,却分外地想念,那片细雨纷飞的南方,我的南方,我最心底的南方!




 

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国思网立场
本文由国思语文授权国思网发表,并经国思网编辑。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请附上出处(国思网)及本页链接。
原文链接 http://www./zuopin/jiazuotuijian/jiaoshizuopin/2014/0728/146.html
返回顶部 招生简章 在线咨询